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ぷ结界ぷ

SINCE 2010. 小小尾巴. Personal Space

 
 
 

日志

 
 
关于我

May-ann Yen 小小尾巴 | 自由設計師 x 剪輯師 x 動畫 x 攝影 | 畢業於廣州美術學院, 現居廣州, 当前職業:設計師

网易考拉推荐

間隔月(四)  

2012-05-08 18:08:31|  分类: 尾巴の私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DAY 10  天然神瀑

2011.10.25,雨崩,神瀑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早晨窗外。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日照金山!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屏息凝视,圣洁美好。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在徒步者之家面对雪山的柱子上留下自己的LOGO和签名。
让它代替我,每天可以在这美妙的地方,望着雪山。
 
收拾东西,离开徒步者之家和上雨崩,我们要去下雨崩村了。
步行预计一小时以内能到达。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早晨,雨崩村!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贤贤在观察骡子,看起来多唯美的画面。
其实,那头骡子脑袋上密密麻麻粘满了恶心的东西,我看了一眼,打了个哆嗦迅速离开它了。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小型的翻山越岭。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很稀饭这张,狼的背影。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转经筒。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选定神瀑客栈,他们有舒服的大院子。
我们住在一楼,四人间内,同样是35元一个床位。
 
放下东西整理好,拿上打狗棒要继续出发咯!
今天的目的地是神瀑。
 
昨晚晚餐后和HK的黎明UNCLE聊了好久,他给我看一路从西藏过来拍的照片,讲马拉松小分队的各种事情。
我则唆使他多逗留一天,去神湖看看。
神湖是个普通游客都不会去的地方,那不像冰湖和神瀑,路程更长也更难走,来回徒步要超过13小时。我自己没信心能到达,我们小分队也没打算去,只能推荐给香港马拉松小分队了。
所以,他们今天也住在神瀑客栈,要去神湖。嘿嘿。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出发前大合照。
许仙昨天下山时扭伤脚,画面为啥多了香港马拉松队的一位蜀黍?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从左至右,林哥,HK蜀黍,贤贤,我,小婷,毛栗姐,大周,小周,艳子,狼。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山水相映,美!!!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黑漆漆的牦牛先生。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沿途转山的藏民们会将随身物品,或者家人的东西挂在圣洁的小转经路线上,祈福。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钱币也是差不多的意思。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河滩更加壮观的堆满玛尼堆,我和狼也顺便堆了一个。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今天的路线对于我们来说,木有难度!
神瀑来回大概五小时,而且多数平坦好走,最后一段要爬山。
经过前两天的BT行走,这条乃是阳光休闲大道。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途径这片树林,大家心情很好,也相当放松,一路拍照嬉戏玩过去。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朝着五指雪山的方向迈进!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毛栗姐是个专业户外,独自出行。她嗓子很好,在大山里边走边唱那些关于西藏的歌,美妙惨了(在这听流行歌曲显得真的特别傻X)
那些歌爸爸也常听,可是在城市里没FEEL,一点也不好听。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大家像逛公园似的,毫无鸭梨。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我们在林哥的眼中。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他们在学我拍眼镜。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途中的小木屋里,当地人正在做牦牛酸奶。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贤贤买了一碗,5元,让大家尝尝。
那味道... 闻起来很奶香四溢,很粘稠没错,可是!喝起来就是一口正宗的醋!酸得我要哭了。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白胡须小周周~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观光客们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偷拍一间不开放的小屋里面。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那盆食物的味道我上前闻了一下,不敢恭维,它却吃得津津有味。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它也是来吃午餐的。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提供食物的小士多店,有基本的饼干面包和饮料。
我们在这休息吃午餐。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哈 哈 哈,太经典。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别误会,他还活着,只是闭着眼睛在舔毛。小样,太享受了吧!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标准徒步观光客照,我还挺喜欢这张的,哈哈。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我们找到一块好地方,阳光正好,可以躺着看雪山,睡午觉。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噗~,俯卧撑。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朝圣。那束光,绝无PS,是神奇的自然现象!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触摸圣山。 动作设计:尾巴自己。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大周坐下成为大家的模特,咔嚓咔嚓。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如果可以,抱着颜料来这里写生一个星期,多好!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狼蹭蹭蹭跑上去了,离地十米高的枯树干上,身手真好。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嬉戏够了,开始爬最后一段通往神瀑的路。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沿途挂满经幡,有些特别高难度,究竟是怎么挂上去的?!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林哥正大步赶来。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来时的路。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被风吹得啪啪作响,甚为壮烈。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大自然,天地万物间,人很渺小。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我太爱这些五颜六色的经幡了。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诶?这表情,忽略。谁拍的。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经幡大道又出现了!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神瀑!!!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接近神瀑的地方!!!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这个季节,水不算多。
贤贤上来得早,看见了神瀑彩虹。我们来晚了一步,太阳已经到山后面了。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神瀑下的石滩上,玛尼堆们。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七仙女小分队,哈哈哈。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我们九人合力堆的玛尼堆,贴了我的LOGO。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灰色的部分是冰层啊!震惊。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同手同脚。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太阳西斜,没有其他游客了,我们也开始下山。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虔诚的转山藏民们。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带贤贤来到我们午睡的地方小憩。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附上沿途用LOMO小银拍摄的胶卷画面。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娇羞狼和艳子,后面还有两只偷笑的。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小周比的是十八,她这么称呼我。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睡下看到的天空和大树。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贤贤在和老公通电话中。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很稀饭这张,THX贤贤拍摄。
 
晚餐在神瀑客栈的餐厅吃,饿了神马都好吃。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好不容易联系到家里的艳子因为爷爷突然去世的消息伤心得在房内大哭,我们不知所措的安慰了她一会(顺便BS万恶的联通,在这里就联通没信号,移动只在某几个点没有信号而已。)
大概哭累了,可怜的孩纸,她早早睡下了...
我们在外边商量着明天的行程安排,请向导,约司机等等。
 
天完全黑下来,大家冲凉完毕,说好继续吃宵夜~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一群人徒步一整天看够美景辛劳后大吃大喝大吼:“这才是生活!” 

明天的向导过来唱歌,教我们跳“呀嗦呀嗦呀呀嗦,西索西索西西索”的舞蹈。

 

餐厅打烊后,我们集体坐在院子里望星空,聊天。

他们逐个逐个进房睡了,我摊在院子正中的长木凳上,努力盯着震撼的夜空,等流星。结果木有,哆嗦。他们都睡了。

 

明天一大早就要徒步离开这里咯,走的是一条较险的下山路。听说沿路风景更漂亮!

人生就像徒步一样不是为了到达终点,一切风景尽在路上!到达一个终点只是下个行程的起点。

 

 

 

DAY 11  告别雨崩

2011.10.26,雨崩,尼农大峡谷,德钦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客栈的门和墙有很多人来过的痕迹,我也在门上写了一小段,贴上自己的LOGO。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天气很好,贤贤高兴的冲进来告诉大家有日照金山看,大家集体的反应是:“哦”,继续低头吃早餐。笑。
再拍一张五指雪山,准备出发了!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十人大合照!我们终于要离开这里了~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天气相当好,非常适合拍照和下山。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这条下山路,如果不是有向导,我们肯定会迷失,太多只有本地人知道的根本不像路的小路,九拐十八弯的。

开始的路非常好走(相对这几天来说),大家心情愉快,排成一列,毛栗姐边走边唱西藏的歌曲,好听惨了~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我们十人再加上HK马拉松的叔叔和向导,一行十五人,浩浩荡荡。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神瀑之家客栈老板。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一片祥和之象。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黑漆漆的牛牛们对我们很好奇。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从雪山流下的清澈泉水,涓涓不息。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山林间,唯美,静谧,壮丽。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远远望去,树林是毛绒绒的。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手绘地图,不出售,也看不懂。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苹果们,三元每颗,山里自产的,是这辈子吃到最甜最可口的苹果了,果然和灌溉的雪山水有关吧!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渐渐的,来到了传说中最危险的一段路!

昨天有几位女生打算走这条路出去,由于风大,危险系数增加,被当地向导劝说多住一晚。

这是沿着悬崖开凿的半山腰,原始山道,最窄的地方不到一尺,下面是奔腾怒吼的澜沧江,栏杆神马的就别想了,麻麻丫~~~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艳子归家心切走得飞快,我和狼担心得在跟在后面,大部队被远远抛在了后面。
一开始她还时不时回头等等我们,慢慢的已经看不见她了。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平均宽度大概这样,只能一人通过。滑下去就没命啦~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能看见山壁上有渺小的人影么?
我们就这样一路走来。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碎石也是其中的一段,需十分小心。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虽然没有恐高症,还是小心翼翼的走着,视线不敢离开鞋面,偷瞄下面会眩晕。

偶尔停下来的时候,望着震撼的景色感叹:“为什么我会在这~!”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特别喜欢狼这张,孤身前行在荒山之间。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不知为何这块巨石没有炸掉,必须绕着它转过来,腿软...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山壁上那丁点人影是我们的大部队。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不愧是当过兵的狼,背包一丢,在山崖下也能小睡一会。如此河蟹。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艳子搭上别人的车先走了,在山的那边和我们挥了挥手。

五个半小时!终于走出来了!!!翻山越岭的,沿路我不敢往下望。连续四天几近原始森林的持续户外徒步,草地雪山高原烂泥碎石树林,从来没想过,我居然能走下来。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最后的吊桥,对岸便是终点站。
向导很是兴奋的把桥弄得乱晃= =|||。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我和狼。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再爬一个小坡就到了!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胜利十人队!(风太大,帽子不抓住会被吹跑)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山中那条细细的线就是路了~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向导和客栈老板牵出来的骡子,背满满的常用物资回去。

天啊,回去都是上山路,又是几个小时。想想都可怕,里面东西贵很多真的可以理解!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认命的骡子。

 

最艰辛的旅程结束咯!

依依不舍的分别,各自踏上新的旅途,几天来一起行走互相帮忙照顾聊天欢笑的一群人。

和修路留守的大婶混熟,我们得到一间房间,可以打麻将,喝水,冲凉,睡觉,等司机来接。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沿途修路,等了司机很久很久。
回到飞来寺拿行李,再回德钦住下。
卡瓦格博还是云雾缭绕~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我们的藏族司机叫做尼玛江初。
热情的江初大哥邀请我们到他家喝酥油茶,之前喝过一次,难以下咽,但他们家自制的超级超级好味!!!连喝几大碗, 还有很特别好好吃的小土豆。之前和江初大哥的一些不愉快的小摩擦也全部烟消云散了~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可爱的藏族小萝莉。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红烧小土豆,香喷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美味酥油茶!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江初大哥可爱的女儿,非常乐意跟我走。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接着我们邀请江初大哥一起共进晚餐。
大餐大餐!大家都饿很久了。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贤贤买到了梦寐以求的铃铛(一般挂在牛的脖子上),哈哈哈。 

 

夜宿德钦,林大哥的记忆卡不见了,里面都是雨崩的回忆,他要抓狂了...

狼明天不和我们同行了,他收到军令,必须按时赶回去。

毛栗姐和我们同住一间房,明日我们再加上林哥一起包江初大哥的车去参加一场盛大的佛事活动。

 

就像狼说的,

雨崩之行终身难忘。

 

 

DAY 12  盛大佛事活动

2011.10.27,红坡寺参见活佛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清早,江初大哥来接我们,从德钦的小市集那上车。狼来送我们,眼中写满羡慕嫉妒(笑),他必须今天开始搭车往回赶了。
 
小市集是棚搭的,一大片,在坡的尽头,主干道上,晚上卖宵夜,热烈旺盛,早晨换老板卖早点。
在小市集买了几个大塑料油壶,准备一会去藏民家打青稞酒。
 
这场盛大的佛事活动在雨崩村时听毛栗姐说起的,她从香格里拉到德钦的路上,碰到的喇嘛告诉她的。一年一度,相当盛大,一共举办四天,我们从雨崩出来刚好可以赶上最后一天,也算是与佛有缘。
德钦到红坡寺大概2小时左右车程,全程盘山泥路,希望能排上队被活佛摸脑袋。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山上细细的白线都是路,车走的,人走的。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俯瞰红坡村,这里也是碰巧是江初大哥长大的地方,他八年没回来过了。
他一路打着招呼,熟门熟路的带我们去一家卖青稞酒的人家。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进门必须踩着粪便经过他们,虽说牛牛们和我是同类,但也没这么近距离的蹭过,有点害怕的贴着墙壁跑进来了。
 
他们家两层楼格局,一楼空荡荡,应该是牛牛们的卧房。
二楼大厅内好多丰收的水果粮食,一箩筐一箩筐的排列着。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无公害绿色有机玉米!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全天然绿色生态梨!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江初大哥毫不客气的帮我们装了半麻袋梨子,免费的噢!

但真心不好吃,非常粗糙,涩口,据说是拿来喂动物的,藏民们自己也吃。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小萌奶牛,他在门口好奇的望着大家。
 
向山上开不久就到达传说中的红坡寺,附近方圆几百里的村民们都携一家老小盛装打扮正在入场。
红坡寺,又名:噶丹羊八景林寺。位于云南德钦县云岭乡红坡村,背靠白马雪山。始建于公元1514年,属格鲁派黄教,有清咸丰皇帝赐匾“化行南帮”一块。有僧人80人。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寺庙内有很多地摊,卖零食,水果,华丽的服饰,鞋子,地毯,哈达等等。孩子们最兴奋。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转经筒环绕墙壁,厚重亲切,藏民们一路转动前行。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还很早,寺庙前的广场已经密密麻麻的坐了不少人,大家都自带纸皮或小凳子,非常有秩序。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中间华丽的垫子是预留给喇嘛们的座位。
这也是我首次近距离接触藏传佛教,有幸参与他们的庆典。
正宗的藏族活动,没有打酱油的旅行团和叽叽喳喳的路人,我们是唯一混在其中该死的游客。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人越来越多,喇嘛们也在忙自己的事情,他们不需要人大吼大叫的维持秩序。
有信仰的人们,在即将见到心目中的神之际,都是无比虔诚纯洁的。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爷爷的项链好好看~
他不会说汉语,也加入我们的聊天,比手画脚的跟着乐。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每个婆婆都有华丽写满岁月痕迹的转经筒,羡慕。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活佛出来了!
众人的焦点集中在他身上,一些人不停冲着他的方向的跪拜,行最大礼。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简单单调的旋律,却让整个仪式有了庄重的感觉。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藏民们的友善体现在很多地方,江初大哥告诉我们,他们当地人不方便随意走动,得乖乖坐着,而游客是被允许近距离拍照的。
蠢蠢欲动的我立刻开始满场奔走的新闻式记录。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三个活佛到齐!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进入所有藏传佛教寺庙都必须顺时针行走,如果要去进门的地方,必须绕满一整圈... 所以我为了个厕所,饶了一整圈。
路上顺便买了条黄色的哈达(黄色哈达只能献给活佛和佛,白色可以自用祈福)
坐不久,为了拍照,又绕了大半圈到寺庙的左侧。整天下来绕了无数圈(必须单数!)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讲经时间,左右活佛说的都是藏语,翻译负责翻成德钦话。中间的大活佛直接说德钦话,不需要翻译。
所以... 我们都听不懂。泪。
不停的骚扰听得津津有味的江初大哥,他在说什么说什么说什么。
江初大哥相当为难,以他的普通话程度,无法翻译,只告诉我们大概意思就是人心要善良,要做好事...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附近村子里的人都来了。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非常像美院老师的活佛,相当可爱,冲我温暖的笑。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转世九次的大活佛!嗡(ōng)嘛(mā)呢(nī)叭( bēi)咪(mēi)吽(hòng),扎西德勒,看见的有福气呢。
因为江初大哥的拜托,拍了许多他们的特写,说好回广州后冲洗出来给他寄过去,他要挂在家里和车里,祈福保平安。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问江初大哥,怎么知道他转世了九次呢?
得到的答案是,他奶奶告诉他的。
神奇的地方,没有发达的通讯,这些集会和各种消息究竟是如何传播的呢?据说德钦市那有个公告栏...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讲经时间是相当的闷,漫长,完全听不懂很悲催。
等摸顶,等.等.等...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人挤人已经不能随便动弹了,开始饶有兴致的拍身边形态各异藏民们。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山间寺庙,宁静庄严的下午。

午饭吃自带的干粮随便解决了,等下午摸顶。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摸顶大会终于开始,众人很踊跃,司机优先,在这个地方,司机常年跑盘山公路,渴望得到佛庇佑。
可惜江初大哥没有事先报名,只能跟着我们排队。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等候排队的人们。
台阶边没有栏杆,大人护着小孩,年轻人护着老人,笑容满面。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问了江初大哥得知,他们这么着急排队是因为要赶回家干活,已经耽误几个小时农活时间了。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林哥DV不离手,录下了全过程。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寺庙的喇嘛负责控制人流量,分批放入,指挥大家往里站,别摔了。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江初大哥八年未见面的妈妈,和蔼。
他还有两个弟弟,按照这边风俗,娶了同一个老婆。也来了红坡寺参加活动。
在这,为了家族能快速的壮大,通常几兄弟都会只娶一个老婆,从两兄弟到最多的五兄弟不等。一个男人负责在家,其他的男人则出去打工赚钱,逢年过节外出的男人回来了,家里的男人便让出老婆。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让着急回家的藏民们先摸,咱不急,在下面继续拍照看热闹。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江初大哥用有限的普通话,讲述了很多事情(包括他小时候凄惨的经历),淳朴善良的藏民。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摸顶,其实并不是活佛们用手摸你的脑袋,他们都有个哈达裹好的工具。
大人们虔诚的低头受摸,再取下身上的首饰,佛教用品或举起小孩接受祝福。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喇嘛们排成一道人墙,围在正面的楼梯处。
我原本以为他们怕有人插队从这上去,居然不是,如果有人要上去,他们会友好的让开,大概是防止百姓不小心掉下楼梯吧。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每个人都相当虔诚,到了近前不敢直视活佛。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游客们(除了我们四个,还有大概4,5个左右)都自觉等到最后。
活佛们也友善的特别冲我们微笑,俺被三个活佛都摸顶咯,在松赞林寺请的两串佛珠和一直佩戴的白水晶也都举过头顶给他们“摸”过了!
大圆满!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活佛退场,最后有信众自觉留下来清扫寺庙。
 
毛栗姐在这场活动上巧遇一位老熟人(若干年前她来云南住过他们家,之后的几年也一直在支助他们的孩子)。
她是位漂亮热情的女生,傈僳族,丈夫是藏族人,巧合的是江初大哥认识她丈夫!他们是小时候的玩伴,而他的妹妹刚好又是嫁给江初大哥的两位弟弟,说起来还是亲戚,他们也是今天才知道。
事情因为活佛凑在一块了,幸运日!毛栗姐和江初大哥都兴奋到不行,等她打扫完寺庙,拉着他们俩上了我们的车,一起回德钦吃饭,帮他们开了旅馆,留宿一晚。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回德钦的路,路过尼农,我们翻山出来的地方。
大抵就是山腰上细细的白痕。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白色粗线条是车道,蜿蜒伸展。
  
回到昨天的德钦小饭馆,一行八人热闹非凡,狠狠的点了一桌酒菜。
毛栗姐仍在激动,满脸通红,对活佛感激不尽。
三位藏族朋友给我们唱歌祝酒,听不懂歌词,可能感受到他们的心,真心感动,毛栗姐眼眶红红,也开始唱歌回赠他们。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傈僳族美女边唱着歌边给每个人献上了白色的哈达。
我们俩第一次收到白色哈达!!!感动。这里遇见的认识的朋友真的太好太可爱了!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叫来餐馆老板帮我们拍大合照,值得纪念的一天!
 
間隔月(四) - 小小尾巴 - ぷ结界ぷ

林哥和我们一样整晚开心得大吃大喝。

在这,生活如此单纯,开心非常简单!

江初大哥不识字,让老婆给我们写下了他家地址,我们也分别留了彼此的地址和电话。

 

回到旅店,大家在大厅聊天,林哥拿出自带功夫茶,俺有机会学了一手冲泡功夫。

明天就要离开这个每天都能看到雪山的北部村庄咯,被活佛摸顶后三天不能洗头,科科。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